財政部唯一指定政府采購信息網絡發布媒體 國家級政府采購專業網站

服務熱線:400-810-1996

當前位置:首頁 » 購買服務 » 觀點探討

走向大數據法治時代

波斯波利斯球队 www.lcoycz.com.cn 2016年08月22日 09:59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打印

   以前,我們無法想象優步、滴滴打車、網上購物、互聯網金融,無法想象馬云居然憑借互聯網創造了一個商業王國。今天, 網上購物已經成了一種習慣,我們在不經意間發現自己已經生活在微信圈里,發現除了擁有一個實體社會之外還創造了一個網絡虛擬世界。雖然,虛擬世界的主體仍然是實體的,虛擬世界仍然是實體世界的一部分,但是,一個無法否認的事實是,虛擬世界給人類帶來的變化是革命性的。中央政府提出“互聯網+”行動計劃,人們開始編織“互聯網+”的夢想,將“互聯網+”付諸行動,人們被“互聯網+”攪得熱血沸騰。

  

  思維方式的改變 

  互聯網思維已經從各個方位進入人們的頭腦,與互聯網思維相伴而生的是大數據思維。大數據的特點就是“大”,大到什么程度?大到海量。大數據的特點不僅僅是“大”。大數據所指的數據產出是高速的,數據類型是多樣的,數據來源是多渠道的。大數據的要點是對大規模的數據集合進行專業化處理,通過“加工”實現數據“增值”。大數據好比“人腦”的智能,是具有生命力的。由于數據采集、存儲、分析技術的突破性發展,前大數據時代的樣本思維正在轉向大數據時代的總體思維。以前,由于條件限制,我們不得不采用樣本分析方法。但是今天,我們能夠獲得與研究現象有關的海量數據甚至所有數據,而且方便、快捷。我們可以不再依賴于采樣。前大數據時代的樣本分析很難或者不可能反映出事物之間普遍性的相關關系,大數據時代的海量數據分析恰恰可以做到這一點,可解決事物之間的相關關系。大數據之所以超越以前的樣本思維,是因為它的全樣本思維。大數據思維是一種智能思維,是一種定量思維、相關思維、實驗思維?!爸悄堋?、“智慧”是大數據時代、大數據思維的顯著特征。一個結論是,我們的傳統思維模式正在被大數據思維打破。長期以來,中國法學的數據思維是缺位的,我們需要填補這種缺位。

  面臨的重大課題 

  大數據給中國法治帶來了一個重大課題,這個課題的名稱可以用“大數據法治”來概括。

  以司法為例,互聯網司法、“互聯網+司法”已經引起理論和實踐界的重視。例如:全國司法系統的司法公開主要借助互聯網平臺,司法公開已經取得良好發展;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和阿里巴巴合作建立了“網上法庭”;最高人民法院中國應用法學研究所、浙江法官學院與阿里巴巴合作成立了中國應用法學研究所互聯網司法研究中心。在互聯網融入司法的過程中,大數據也必然走進司法。從全國法院來看,每年1000多萬個案件,10年就有1億多個案件的電子數據。司法公開的大量數據“趴”在平臺上是資源的巨大浪費。怎么辦?我們需要對海量的司法數據進行數據分析,挖掘數據之間的邏輯結構,揭示數據之間的相關關系,揭示數據背后隱藏的司法規律,這就是“大數據司法”所要解決的問題。筆者曾向浙江省人民檢察院領導提出用大數據技術支持檢察工作的建議。日前,浙江省檢察院與阿里云計算有限公司簽署戰略合作協議,雙方將在浙江檢察數據中心和檢務云平臺建設應用方面開展深入合作,通過數據上云、應用上云,更好地利用大數據服務檢察機關決策、辦案。用大數據思維服務偵查辦案,實現遠程辦案協助、數據資源積累、平臺資源共享,將成為檢察工作的重大課題。

  實際上,整個中國法治面臨與司法同樣的問題。法治是一個龐大的系統工程。這個系統工程是制度、文化、精神等等的組合,同時也必須以一個龐大的數據分析系統作支撐。抓住大數據這根神經,許多法治難題迎刃而解。例如,“同案不同判”的問題就可以通過大數據解決。一句話,法治系統工程離不開大數據,國家治理現代化離不開大數據??梢遠涎?,互聯網法治、“互聯網+法治”、大數據法治一定會深刻影響中國法治的發展,一定會深刻影響國家治理能力現代化。

  促進大數據法治發展 

  面對互聯網時代、大數據時代,面臨互聯網法治、“互聯網+法治”、大數據法治,我們無法回避,必須及時調整自己、必須行動。2015年8月3日,國務院印發《促進大數據發展行動綱要》,提出建立“用數據說話、用數據決策、用數據管理、用數據創新”的管理機制,實現基于數據的科學決策,推動政府管理理念和社會治理模式進步。政府在行動,學界也要行動,學界要努力推動政府加快行動的步伐。法學界已經有一些學者圍繞自己的領域開展了與大數據相關的研究。中國法治研究院大數據研究中心的成立是一個行動的例子。該中心是國內第一個明確以“大數據法治”為研究對象的研究機構。中心組建包括數據分析、計算機、統計等相關專業的人才參加跨學科研究團隊。

  “法治浙江”十年中出現了法治指數、司法透明指數、電子政府發展指數等典型法治事件,實際上已經昭示了大數據法治進程的開始;換言之,大數據法治概念的提出是法治指數、司法透明指數、電子政府發展指數等實驗的必然的邏輯結果?!爸泄ㄖ問導傘備拍鍆ㄔ從詵ㄖ沃甘?、司法透明指數、電子政府發展指數等實驗?!按笫莘ㄖ巍鋇墓丶適恰按笫蕁?,“中國法治實踐學派”的關鍵詞是“實踐”,“大數據法治”可以成為“中國法治實踐學派”的強有力支撐,兩者是一個邏輯整體。

  牛津大學網絡學院舍恩伯格(Viktor Mayer-Schünberger)教授說:“大數據開啟了一個重大的時代轉型,就像望遠鏡讓我們感受宇宙、顯微鏡能夠讓我們觀測到微生物一樣,大數據正在改變我們的生活以及理解世界的方式,成為新發明和新服務的源泉,而更多的改變正蓄勢待發?!比嬪罨母?、全面推進依法治國是中國大變革時代的主題曲。我們可以把大數據看作變革主題曲的強有力的音符,以中國法治為問題導向,從中國實際出發,以實踐為師,知行合一,破解法治中國難題,探尋中國法治發展道路,這正是中國法治實踐學派反復強調的宗旨